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天气信息
发展历程

彝族和汉族是峨边世居民族,峨边彝族是古候、曲涅后裔,在距今六百年左右,分别从大凉山迁入。彝族以“同祖先的兄弟”分家支,家支是父系血缘为纽带的家族联合体,是社会的基本单位。峨边彝语属汉藏语系,彝文是一种表音的音节文字,1974年国家将彝文规范为819个单字。彝族人民特别好客,无论谁家都以酒肉饭食热情款待宾客,留客住宿,从不索取报酬。彝族以“抢婚”为俗,“背新娘”是迎亲的独具方式。彝族年节为“库色”。多在农历十月初一至十五之间(2002年起,规定每年农历十月初五、初六、初七为彝族年节时间),其时家家杀猪宰羊,喝泡水酒,吃过年粑,串亲访友,载歌载舞,三日欢庆,日以继夜。

汉族,相传秦惠王移民万家于蜀时,就有秦人到峨边落户。在峨边,彝、汉两族世代相处,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汉族群众大都与彝族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情谊,相互“结拜”亲家,相互学习对方语言,相互交流生产技术、劳动互助、生活困难相互扶持,年节彼此祝贺。同村寨的汉彝,任何一方修房造屋、婚丧嫁娶,都要停下自己的事前去帮忙,为主人分忧解难,而且从不索取报酬。

解放前,广大彝族劳动人民为奴隶主所有,受其奴役统治。历代王朝与封建地主、豪绅及黑彝头人相勾结,压迫剥削彝汉人民,更兼烟毒蔓延,匪盗出没,彝汉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解放后,特别是1956年彝区和汉区分别进行了民主改革和土地改革,彻底废除奴隶制度和封建土地制度,彝族人民从奴隶社会一跃跨入社会主义社会,实现了跨越封建社会的历史飞跃。从此,在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下,县委、政府认真贯彻“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既清除大汉族主义,又批判地方民族主义,建立民族自治乡、自治区,继而成立自治县。培养民族干部、团结彝族上层人士,彝族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管理民族内部事务,彻底结束了历代王朝“镇压”与“以夷治夷”的统治方式。“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少数民族之间相互离不开”的“三个离不开”思想深入人心。民族团结盛况空前,1988年中共峨边县委被国务院评为全国第二批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199010月,召开了全县第三次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表彰先进集体99个,先进个人199人。同年12月,峨边被国家民委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19949月,在自治县成立10周年前夕,县委、县政府又召开第四次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共表彰先进集体100个,先进个人200人。199710月,自治县人民政府被评为全省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20019月,峨边又被省委、省政府评为2000年度四川省维护民族团结保持社会稳定先进集体。

峨边是典型的大山区县。过去,彝区刀耕火种,汉区全靠人畜力,农业生产力低下,工业方面仅有农具制作、木器加工、砖瓦生产,彝区制作银饰、羊毛毡等,解放初期全县工业总产值仅3万元,经济十分落后。解放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和自治县的成立,生产关系发生变革,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力获得解放,经济有所发展,人民群众的温饱问题开始逐步解决。但由于受自然条件、交通、信息、技术、人才等因素的影响,峨边工业、农业及其它社会事业仍比较落后,丰富的水、矿、林资源尚处于待开发状态,彝汉人民是端着“金饭碗”受穷,粮食不能完全自给,吃粮靠返销,用钱靠贷款的阴影仍然笼罩着全县彝汉人民。如何去除阴影,摆脱贫困,丢掉吃返销粮的帽子,使丰富的自然资源得到合理开发和利用,提高经济水平,使彝汉人民的物质生活条件尽快得到改善,成为自治县急待解决的问题。面对困难,县委、县政府一方面坚持改革开放思想不动摇,坚持依靠党的政策,特别是依靠党的民族政策的支持,积极争取国家政策向自治县倾斜,争取民族“两金”(开发基金、发展资金)和信用贷款,用民族政策和民族“两金”扶持农业和发展地方民族工业。另一方面,坚持在《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规定范围内,制定自治法规和政策,以优越于其它地方的特殊优惠政策,吸引境外资金、技术和人才,助推民族经济发展。其次是对县属工业、商业实行挖潜改革,充分调动企业的生产积极性,促进全县经济增长,扭转工业经济落后局面。在党的民族政策指引下,随着改革开放形势的不断深入,“无农不稳,无商不活,无工不富”的思想认识逐步形成,县委、县政府牢牢把握这一历史机遇,经过大胆探索,不断总结经验,认定“办电兴工”是振兴峨边经济的唯一出路。1988年,制定了“以林养水,以水办电,以电兴工,以工建农”的经济发展方针。在此“十六字”方针指引下,结合山区优势和特点,因地制宜发展农村经济,坚持宜林则林、宜粮则粮、宜养则养、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提高经济效益,增加农民收入为核心,积极发展庭院经济,把种植业、养殖业、农副产品加工业和流通环节有机结合起来,逐步实现各种生产要素和资源的合理配置。为加快改革开放步伐,根据邓小平同志1992年南巡谈话精神,提出了“四放开”(思想放开、手脚放开、山门敞开、禁令让开)、“四背靠”(背靠大中型企业、背靠大中城市、背靠大口岸、背靠科研单位)、“四加快”(加快农业和林业两个基础建设、加快水能资源开发、加快新工业步伐、加快旅游业的开发)的号召。认为只要符合“三个有利于”(有利于生产力水平提高、有利于人民群众物质文化生活条件改善、有利于综合国力增强)标准就大胆地干、大胆地闯、大胆地试。同时放宽市场限制,引入市场竞争机制,鼓励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允许农民进城经商。在小平同志南巡谈话精神的鼓舞下,县委一班人信心十足地带领全县彝汉人民开始步入了开拓创新、裕县富民的路子。为打消农民怕政策变的思想顾虑,进一步巩固和完善了家庭承包责任制,稳定土地承包权,放活土地经营权,鼓励农民对土地的中长期投资,提高土地的利用率和经营效益。

资源开发,始终抓住林业不放,科学、合理采伐森林资源,坚持以营林为基础,普遍护林、大力造林、采育结合,确保青山常在,永续利用。认真落实森林保护措施,对防护林、生态林、风景林严格保护,不予采伐。在保证采育结合的同时,积极稳妥兴办林工商企业,搞好木材深加工,提高木材商品率,增加销售收入,使林农得到实惠,使财政增收节源。充分利用峨边丰富的水能资源,在建设白沙河电站取得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县委、县政府顶住“银根紧缩”、贷款困难、开发资金缺乏的压力,力排保守思想对引资开发水电资源的阻挠,决定敞开山门,实行“低门槛”政策,制定优惠政策,引资开发水电事业。经过11轮洽谈,峨边与红华实业总公司达成协议,首次引资1909927万元,在官料河中游修建了总装机2×2.3万千瓦的西河电站。随着引资办电经验的推广,峨边水电建设突破难关进入白热化,形成了多渠道、多层次、多形式、全方位集资办电的良好局面,一批中小型电站相继建成发电,无论在山上,还是在县城,哪里有水源,哪里就有电站,被省水电厅誉为电气化建设“自学成才”单位,建成国家第二批农村初级电气化县。

水电业的蓬勃发展和电气化县的建成,带动了矿产资源和旅游资源的有效开发和利用。1988年前,全县工矿企业仅有水泥厂、建材厂和粘土矿,工矿企业总产值不足200万元。为全面推动县域经济快速发展,县委、县政府瞄准市场,把办电兴工作为发展经济的切入点,采取引资联办、入股分红、独资办厂、老厂技改扩建等方式,先后建起了峨简水泥厂、马嘶溪水泥厂、电石厂、黄磷厂、化工厂、铁合金厂等。新型工矿企业的崛起,特别是高耗能工业的建立,不仅使矿产资源得到合理开发和利用,而且解决了丰水期能源过剩问题,缓解了丰枯季节电力供求矛盾,解决了大批城镇待业青年就业和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同时带动和促进了第三产业的发展。人们感慨办电兴工和电气化建设带来的好处,编了一段民谣:“电气化电气化,电站修到家门下,加工照明全用它,城乡用电同网又同价”。改革开放的峨边,在“十六字”方针的指引下,民族经济得到迅速发展,但是由于历史的、自然的因素,工业经济与外地和发达地区相比,还是比较脆弱,一些在“七五”、“八五”期间实行“拨改贷”政策,靠银行贷款发展起来的企业,大多规模小、国资少,管理上不去,吃大锅饭、资不抵债,产品老化,科技含量低,市场竞争力差,效益不明显,发展困难。县委、县政府经过认真调查研究,认为“立足县情,畜牧富县,工业强县”是峨边发展的必由之路。于是在国家工业体制改革精神的趋动下,决定全面转制,无论是国有企业、二轻集体企业,还是乡镇企业,无论效益好还是差,市场前景看好与否,都实行彻底转制。转制中一是推行股份制,在清产核资基础上,进行资产量化,以优惠价格转让给企业职工,使职工享有股份,兼具股东和企业职工的双重身份,“联股联心”,调动职工积极性;二是通过转制,转换政府职能,转制后的企业行为政府都不干预,政府只是为企业创造良好的环境,为企业搞好服务;三是对转制企业政策倾斜,鼓励发展高新技术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免征所得税;四是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大力改造软硬件投资环境,出台更优惠的招商引资政策,让利于外来投资者,在税收、供水、供电、办证等方面给予外来投资者以优惠,提供方便;五是引培结合,培养科技人才队伍,在引进资金、设备的同时带进人才,同时从企业中选派人员去大专院校学习,回来后逐步挑起企业管理的担子。通过这些积极有效的改革措施,强力推行工业强县战略,先后对62户国营、集体、城镇工商业和乡镇企业进行改革,通过企业产权转让,优化组合,构建了股份制、股份合作制和民营经济新框架,基本形成了以水电、化工、冶金、建材四大支柱产业为主的新型工业体系,给予了企业自主权,提高了经济效益。工业经济的发展不仅提高了全县经济综合实力,而且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素有“中国百慕大”之称的黑竹沟,集雄、险、奇、幽于一体,申报获省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森林公园称号,景区公路已通至沟口,建成游人接待中心。黑竹沟温泉山庄建成投入使用后,游人络绎不绝,旅游开发前景乐观。

在国家停止天然林采伐后,峨边曾一度面临林农收入降低,财政收入减少,财政反补农业困难的局面。在大局面前,县委一班人审时度势,紧紧抓住西部大开发的历史机遇,积极争取有利于峨边经济发展,特别是有利于农村经济发展的政策支持,加快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坚持退耕还林还草,实施农村税费减免,取消村级统筹提留和行政事业性收费,从根本上减轻农民负担。同时,坚持把农牧业推向市场,发展无公害农业和绿色食品,搞农副产品深加工,经过一系列改革,农村形势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农田有效灌溉面积、农业机械总动力大幅度提高,畜牧生产总值在农业总产值中的比重明显增大,农业生产条件不断改善,农业龙头企业不断发展壮大,茶叶、中药材、虅椒、生姜、山葵等上规模、上档次,形成了以农户到龙头企业“一条龙”产业新格局。经过16年的改革、探索和发展,自治县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03年,全县国内生产总值7.18亿元,人均4840元,财政收入7888万元,农牧渔业总产值2.56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2022元,城镇全民职工年均收入10811元,城乡居民消费水平2659元。市政、交通、通信、教科文卫事业更是日新月异,成绩裴然,崭新的县城沙坪,建镇面积达2.2平方千米,城区高楼林立,各类建筑面积114万平方米,其中住宅71万平方米,人均拥有建筑面积30.8平方米,居住面积18.48平方米。市区宽敞、整洁、绿色、环保,市政设施配套,供水、供电、供气、通信应有尽有,被誉为小凉山的明珠。交通四通八达,在乡乡通公路的基础上,村通公路率达80%,形成以省道306线为主干道,连接城乡,向外辐射,并兼有铁路和大渡河水运的交通网络。昔日的“道凹凸,复窄狭”,“羊肠小道,人背马驮”的历史基本不复存在。邮政业务实现多元化特快传递、电子汇兑,电信实现光纤传输,程控电话、移动通信,并开通了22个乡镇通信接入交换网,通信畅通国内外,彻底结束了过去邮差数十日一趟送信和彝族隔山喊话传递信息的历史。有线电视连接千家万户,建成城区光纤电视网络,全县基本实现广播电视行政“村村通”,电视覆盖率达93%以上。教育事业方兴未艾,形成“党以重教为先,政以兴教为本,民以支教为荣,教以奉献为乐,学以成才为本”的风尚,随着中小学危房的消除和普及初等教育、高标准扫盲目标的实现,又开始实施“四川省民族地区教育发展十年行动计划”,学龄儿童入学率达99.5%,彝族儿童入学率达95%以上。文化事业不断发展,乡镇建有文化服务中心,城区2000平方米文化活动中心投入使用,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的文化活动日趋活跃,档案、文物及民族民间文化艺术遗产受到重视并开展征集和抢救,一批优秀的小说、诗歌、曲艺、故事、刺绣等文化艺术作品相继问世。发掘出彝族优美长诗《甘嫫阿妞》、《阿罗阿沙》,汉族的《盘歌》、《山歌》、《儿歌》和彝汉族传说故事,书法、美术、摄影展出不断,丰富了群众文化生活和峨边民族文化宝库。卫生事业健康发展,全县拥有医疗单位30个,配备了村级卫生员,传染病发病率下降到250.53/10万,婴儿死亡率下降到25.35‰,消灭了克山病、丝虫病,基本控制了疟疾和麻风病,人均寿命提高到了70岁。计划生育率达98.09%,人口控制这项基本国策逐渐深入人心,人口素质不断提高。

16年间,峨边政治稳定,民族团结,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物质和文化生活质量明显改善和提高。沧桑巨变,以史为鉴。勤劳、勇敢、智慧的峨边彝汉人民将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沿此通衢大道,与时俱进,树立科学发展观,开拓创新,为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把峨边建设成四川省民族地区经济强县和彝族特色文化县作出新的贡献。